當前位置:uu看書>其它>紀向承,等我三年> 第92章 哼!我吃什麼醋?
閱讀設定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定X

第92章 哼!我吃什麼醋?

楚希苒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男人,依舊神采奕奕,眾星捧月。

很難想象這樣的男人前些日子還在他面前撒嬌、享樂,現在好似變了一個人。

看來他這些日子過得很好,只有不想要她的打擾。

楚希苒覺得自已這些日子的擔憂好像都餵了狗。

她很想衝上前去問問他,自已對他來說算什麼?

理智壓制住內心的衝動。

他旁邊的白芷看著楚希苒投過來的目光,露出了陰險得意的笑容。

紀向承感覺到有一道炙熱的目光,兩人對視了一眼,只一眼,男人便很快移開視線,往一旁走去。

她好像瘦了。

楚希苒見男人無情的移開視線,內心猛地一顫,她終究做不到裝作無事人一樣。

謝博安見紀向承和白芷一起進來,便猜到他和楚希苒之間肯定有事發生。

“寶貝,你陪楚小姐玩吧!,我去招呼其他人。”謝博安說,“楚小姐,玩得開心!”

“苒苒,你怎麼不去問問紀向承,他到底什麼意思?如果想分手,那也和你說清楚啊!這樣耗著算什麼?”許妍妍氣死了,她都想自已衝上去了。

而且更氣人的是紀狗還帶著白芷一起來。

他這是幹什麼,想讓所有人都笑話苒苒嗎?周圍議論的聲音已經四起。

“小苒。”向天俊笑著走過來。

“學長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楚希苒有些驚訝,他最近回國得好勤。

“最晚剛到,最近國內的專案比較多。”向天俊解釋道。

許妍妍看向天俊來了,便說道:“向總,要不你陪著苒苒,我先失陪下。”

“願意效勞。”向天俊笑道。

“想吃什麼?我幫你拿。”

“我想吃這些蛋糕,再配點香檳。”楚希苒說著,隨手拿了杯香檳。

不遠處沙發上,紀向承慵懶地靠在沙發上,雙眸深沉地望向楚希苒的方向。

“想看為什麼不過去,你沒看出天俊對楚小姐的心思嗎?還是說你根本就不在乎。”馮少年在一邊說道。

“是啊,老紀,你和楚小姐到底怎麼回事?我看得出來,楚小姐很是在乎你的,你別到時候自已後悔。”

他不在乎嗎?不,他怎麼會不在乎。

不在乎,他就不會傻等著她三年了。

不在乎,他就不會每天還在擔心著她有沒有吃好睡好了。

可前些日子他才知道,楚希苒在乎的只是他的錢。

呵!

“她怕只是在乎我的錢吧!”男人說著拿起一杯酒灌下。

馮少年和謝博安聽後俱是一愣。

“你是說楚小姐只在乎你的錢?我看著不像啊。”謝博安問道。

“如果許妍妍欺騙了你,她只在乎你的錢,你還會和她繼續嗎?”紀向承問道。

“這?我寶貝如果只為了我的錢和我在一起,我也喜歡啊,只要她別離開我就好了。”謝博安答道,喜歡錢就喜歡錢唄,反正他有的是,但只要兩人在一起就好了?

謝博安暼了他一眼,似是在想著他說這話的可信度,便看見他手裡拿下一個相框。

“你手裡拿著的什麼?”男人突然問道。

謝博安看了眼,異常開心:“哦,你說這個啊,楚小姐送我的生日禮物,畫的我和我寶貝的卡通畫,怎麼樣,漂亮吧。”

紀向承聽了,嘴角微微抽動,一種強烈的嫉妒情緒在心中湧動,故意說道:“這種小東西,滿大街都是,也就你拿它當寶,幼稚!”

“這種小東西,楚小姐有送過你嗎?這可是楚小姐親自畫的。”謝博安不要命地說道。

哼!她親手畫的,怎麼沒見她畫過東西送給自已。

男人眼神一暗,像是燃燒著一團熊熊的烈火,一直燃到了他的眼睛裡,胸膛裡充滿著不滿。

謝博安見他這副表情,故意打趣道:“阿承,你這表情不會是吃醋了吧?”

“哼!我吃什麼醋,這種幼稚的東西送我我都看不上,也就她拿這種東西給你當生日禮物。”紀向承嘴硬道。

“阿承,你就嘴硬吧。”馮少年說。

楚希苒和向天俊找了一處位置坐下,就在紀向承他們隔壁。

“學長,你怎麼給我拿這麼蛋糕,是想讓我變胖嗎?”楚希苒打趣道。

“你太瘦了,胖點也好。小苒,你和阿承……”向天俊還是問出了心中想說的話。

“學長,我現在不想說他。”楚希苒垂下眼眸,將手裡的香檳一飲而盡。

向天俊的手機在這時突然響了,是向天穎的,他接起來,那邊傳來向天穎的聲音:“哥,我好像喝多了,你在哪兒啊?”

“電話別掛,我過來找你。”

向天俊和楚希苒說自已去看下向天穎,讓她自已先吃,他一會兒就過來。

紀向承看著兩人親密的交流,眼中充斥著怒火,用手扯了扯領帶,又灌了一杯酒。

謝博安看出紀向承是生氣了:“光在這生氣有什麼用,幹嘛不走過去?”

“你很空?”紀向承反問。

“你就軸吧,有你後悔的時候。”謝博安道。

向天俊走後,白芷走了過來,在楚希苒對面坐下。

楚希苒沒看她,自顧自地吃著蛋糕,喝著香檳。

“楚小姐怎麼一個人?”白芷問道。

楚希苒看了她一眼。

“楚小姐怕是沒怎麼吃到過這麼好吃的糕點吧?這些都是請的米其林的大廚來做的。”白芷笑著道。

楚希苒不為所動,繼續吃著盤子裡的東西,她說怎麼這麼好吃,原來都是請的米其林大廚做的啊,那她可不能辜負了這麼好的機會。

白芷見楚希苒不理睬自已,心裡憋氣,不過表面上還是笑意盈盈地道:“也是,像楚小姐這樣出身的人,能吃到這種頂級美食的機會也不多。難怪只顧著吃。”

楚希苒終於有了些反應:“白小姐除了拿我的身世說事,還能有點新鮮的事說嗎?

在我看來,你並不比我高貴,白小姐難道不是你媽十月懷胎生下的?”

“你!”白芷從服務員盤子裡拿了兩杯雞尾酒,遞給楚希苒一杯,然後笑著道:“楚小姐,吃這麼多蛋糕,一定渴了吧,這雞尾酒味道不錯。”

上一章 目錄 +書籤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