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uu看書>其它>修煉三百載,下山即無敵> 第22章 殺神的獻禮
閱讀設定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定X

第22章 殺神的獻禮

這場生死決鬥李子明也在暗中觀察?

畢竟小半個學院的人都來吃瓜了,這個瓜他不吃就浪費了。

成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眾,是華夏文明的最重要的修養之一。

不過他只是罵了一句白痴,明顯說的是陳少傑。

畢竟他見識過陳大師的實力,陳大師都說沒突破前他跟林塵最多不相上下。

陳少傑敢挑戰林塵,這就是在找死。

擂臺之上。

陳少傑根本沒等林塵同意,已經舉起他沙包大的拳頭進行蓄力。

澎湃的手臂肌肉發出“噼啪”作響舒張開來,震動的青筋在手臂肌肉上不斷湧現。

他已經將全身修煉出的幾絲內力運轉到極致,全部集中在準備揮舞出的拳頭之中。

“我去這就是傳說中的麒麟臂,好粗!好猛啊!”

“這拳打下去,牛都能被一拳打死吧,林塵這個傢伙算是死定了”

陳少傑咬著牙表情猙獰,明顯已經將全身力量運轉到極致。

“林塵!如果你能夠接著這拳,我立馬投降給你磕頭!”

他對自已這一拳非常有自信,黃境之下無人能擋!這是父親給自已的評價。

林塵依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。

“林塵趕緊躲開啊!你真會死的!”王大胖連忙喊道。

“王大胖你不用喊了,林塵絕對被嚇傻了不敢動”

陳少傑直接一拳揮出,佈滿青筋肌肉的麒麟臂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往林塵身上狠狠砸。

王大胖跟一些現場膽小的人都已經閉上了眼睛。

因為他們都能看出陳少傑這拳頭恐怖的威勢,絕對能將一個人直接活生生打死。

姬小蘭也是雙手遮眼:“白桃你看中的男人算是死定了,嗚嗚,人家不太敢看”

在所有人的注視下。

拳頭整個擊中林塵的胸膛“砰!”。

林塵就這樣紋絲不動的硬生生吃下了陳少傑這一拳。

一聲骨頭碎裂聲從拳頭響起。

陳少傑只感覺自已的拳頭砸在了一座他永遠都無法撼動的巨山之上。

拳骨碎裂的聲音穿心般傳來,讓他連連後退了幾步,表情極為痛苦。

“這!這怎麼不可能!不科學”陳少傑痛苦捂著骨頭碎裂的拳頭震驚說道。

林塵用手輕輕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灰塵,聲音淡淡的說道:“這就是你全力的一擊?”

“你這輩子沒吃過飯麼?”

憤怒、不甘、震驚、恐懼的情緒不斷從陳少傑心頭上湧現。

他拼命的發瘋衝向了林塵:“這不可能!你給老子去死!”

林塵也動手了,許久沒有活動過身骨。

他要讓在場的所有青年男女看看這個世界是很殘酷的。

林塵一拳打左臂、二拳打右臂,鞭腿橫掃雙腿,最後一拳落在他丹田上廢其修為。

骨碎、哀嚎的聲音不斷從擂臺上傳出。

陳少傑在慘叫,他的四肢已經被林塵所廢,整個人癱軟在地四肢變形。

白花花的骨頭粘著血肉從面板上露了出來。

林塵一隻腳還踩在他的腦袋上不斷磨蹭地面,他貼著地面的左臉已經血肉模糊、嘴裡不斷威脅哀嚎。

“你有種殺了我吧,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,他會殺你全家,你全家死得比我還慘!”

在場的人哪裡見過這般恐怖的畫面,有的人直接被嚇哭了。

武道協會的人也有些看不下去,這簡直就是虐殺!

“小子夠了!你已經將他四肢廢掉,得饒人處且饒人”

林塵絲毫沒有停下的動作,更加用力踩踏陳少傑的頭顱,他目光淡漠的看向武道協會這幾個人說道。

“你們說話倒是大義凜然,還敢讓我得饒人處且饒人?”

“別忘了我跟他可是簽了生死狀,他的死活只是在我一念之間”

“剛才他用拳頭打我的時候,你們怎麼沒沒讓他住手?”

“如果我是普通人已經被他一拳打死了!”

林塵這話直接讓武道協會這人啞口無言。

但是那位中年男子還是開口說道。

“小子你可知陳少傑的父親是誰,陳少傑的父親乃是陳武鴻”

“可是一位正兒八經的修武者,而且還是一位黃境中期的強者,絕對不是你能惹得起的”

“現在住手等會我給你求情還來得及!”

中年男子的話音剛落。

一道極為憤怒的聲音從周圍傳來。

“來不及了!”

“小子你好生狠辣!你給老子住手!”

在眾人的目光中一道肌肉澎湃的身影落在擂臺之上,強橫的落地衝擊將擂臺岩石地面都震碎出無數沙塵。

等沙塵散去。

大家看清這是一位身體高大的男子,他表情兇狠極為憤怒的站在擂臺上盯著林塵。

他腳下已經出現一個深坑,地面蜘蛛網般的裂痕自他腳下延展開來、觸目驚心。

“好!好強大的人!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真正的修武者!!”

周圍的人們又開始興奮起來了。

“我認出了!他就是陳少傑的父親陳武鴻!傳說中的武道黃境強者!”

“我也認出了,他曾經接受過電視採訪,在現場直播中舉起萬斤大鼎!實力絕對不在那項羽之下!”

“林塵把他兒子打成死狗,林塵這次算是死定了”

陳武鴻眼神冷冷的盯著林塵,雖然他自信有能力將林塵一拳打死。

但是自已兒子還被林塵踩在腳下摩擦,他沒有十足把握能夠在自已殺死林塵前將兒子救下。

這小子能夠打敗自已兒子,說明也是一位入門級別的武者。

“小子你好狠毒,如此年紀就如此手段殘忍,以後被你成為黃境武者後還得了!”

“你現在放了我兒子、自廢修為,我饒你不死!”

“不然我不僅殺你,還要讓你全家陪葬!”

林塵再次用力踩踏陳少傑,慘叫聲連連。

“我全家早就死了,要不我送你下地獄找他們?”

陳武鴻緊握拳頭、發出噼啪作響,表情陰狠到極致。

“小子希望你的實力有你的嘴那麼硬,只要你放了我兒子,什麼都好說”

“想要什麼你儘管開口,金錢、女人、地位,我都可以給你”

他決定了。

只要勸說成功這小子釋放自已兒子,他就會用最殘忍的手段將這小子折磨致死。

林塵搖了搖頭,緩緩微笑的開口道:“我只要你看清楚一點我的腳就行。”

陳武鴻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也是將目光看向林塵的腳。

就看到了一個西瓜在林塵腳下炸開、白色的、紅色的灑滿一地。

整個場面有些開始失控,恐懼的哀嚎聲、女生的尖叫聲不斷傳出。

因為剛才畫面實在太恐怖了。

全場所有人都完全沒有心理準備,林塵就將陳少傑踩爆了。

什麼叫血腥!什麼叫殘忍。

這就是血腥、這就是殘忍!

來自人間殺神的獻禮。

這也是林塵想要讓這些落井下石的人所看到的畫面。

他表情整個過程沒有任何變化,甚至還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,又或者說是假笑。

他表情平淡、毫無波動。彷彿踩死陳少傑就跟踩死一隻蟑螂般平常。

陳武鴻見到這一幕,這可是他的獨子!他幾乎是仰天怒吼出聲!

“小子!老子不將你扒皮抽筋,對不起我兒子的在天之靈!”

上一章 目錄 +書籤 下一章